网上展厅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动态当前位置: 顺雨画廊主页 - 最新动态

马培童,以入古出新的“双焦皴”享誉中国画坛

时间:2021-09-02 08:47 作者:jssyhl 点击:

 

 

 

 马培童,以入古出新的“双焦皴”享誉中国画坛 

作者 丹青飞狐 (著名艺术评论家)
 
在中国画系列中,与人物画、花鸟画相比,山水画以厚重的主题,深刻的寓意,磅礴的气势占据着中国画最重要的位置。从古到今,悬挂在国家政府议政大厅等重要场所里的作品,首选必须是山水画。
 
得天独厚、千姿百态的自然美景,积淀深厚、人文荟萃的悠久文明,成就了中国历代画家独领风骚的山水情怀。
 
当丹青飞狐第一次见到马培童的绘画时,立即被画面上呈现出的渴墨繁彩的艺术效果所吸引。马培童的作品,中锋行笔,巧妙地运用焦墨和焦彩,对传统的解索皴和牛毛皴进行了分解与演化,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其独创的“双焦皴’,丰富了焦墨技法的兼容层面,赋予了传统焦墨新的绘画语境,是当今中国山水画入古出新令人称道的创举。
 
解索皴和牛毛皴,是中国元代著名山水画家王蒙所创,其特点是反复运用交叉的线条,行笔屈曲密集,用一团解开的绳索,和发散直立的牛毛来表现山石的脉络纹理,以及结构繁复、绿荫茂盛的群山密林。
 
马培童的“双焦皴’山水画,对传统焦墨画进行了创新与发展,打破了焦墨画只有黑白两色的固定模式。在纯焦墨完成基本画面后,依然中峰行笔,施以焦彩,使之墨彩交融,点线合一,寓刚于柔。在保持传统焦墨画纯正的前提下,让画面多出了生动清朗的时尚气息,让古老的中国焦墨画艺术迸发出新的活力。
 
 马培童,艺名马双焦,笔名守一,1956年生于江苏徐州沛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者、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画坛一代绘画大师张仃的学生,中国国家画院程大利导师山水画工作室画家,曾在中国美术学院攻读山水画专业,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焦墨是中国最古老的绘画方式。五千年前,彩陶绘画用的就是焦墨画法,隋唐时期兴盛起来的壁画,基本上也沿用了焦墨技法。
 
焦墨画,就是用枯笔蘸一种不加任何水份的极浓原墨汁作画,画面的虚实、浓淡、干湿的层次变化都要用纯浓墨来实现。焦墨画,中锋用笔,以书法线条一笔一笔的随意写出,不得涂改与复加,以皴擦替代渲染,笔锋含墨量的多少和下笔轻重缓疾,是掌握焦墨技法的诀窍,需要画家具有娴熟、深厚的笔墨功底。焦墨画是笔法精纯极致的表达,被历代画家视为画道上的险绝。因此,焦墨技法在中国画中曲高和寡,让许多画家望而生畏,能脱颖而出并独树一帜者,自古以来较为罕见。
传统的纯焦墨画,因为色调的单一性,即使技法高超也难免带来视觉上的乏味与麻木。纯焦墨画从古到今虽然得到学术上的高度认可,却很难融入大众的审美情趣,更难得到市场和藏家的青睐。
 
 
跟随张仃学习焦墨多年的马培童,常伴张仃游历名山大川,耳濡目染,学有渐进。张仃曾这样评价自己的学生:“马培童先生以焦墨表现的是乾坤万象的精神气概。穿插在群山众水间的细小事物亦功力到位,未见苟且。习画伊始即以大山大水为师,不断磨练笔墨之法,从而成就满纸波涛起伏真力弥漫,传达着造化创生震天撼地的动力。他的画扎实、充实,气象浑厚又不乏灵趣,渐进之功使然。”
 
对张仃的焦墨画了然于胸的马培童知道,要想从张仃的焦墨画中走出来,形成自己的风格,首先要解决传统焦墨画纯焦墨线条给视觉造成的墨韵单调乏味的难度问题。如果在用焦墨勾勒山体轮廓时加水墨,或焦墨与水墨交替使用,画面的感观效果虽好,却失去了焦墨山水画的纯正性和独特性,也就失去了传承焦墨山水画的意义。
 
只有创新才是艺术发展的唯一出路。
 
 
从清晨5点起床,到夜深人静,每天坚持十个小时作画,有时一幅画反反复复画了一个多月还是不满意地废掉。经过长期的创作实践,马培童探索岀的“双焦皴”法,为中国画技法的完善与发展,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条理论到实践的创新之路,马培童整整走了二十年。
 
 
皴法是中国画的主要表现技法。千百年来,皴法这个具有生命的艺术语言形式,以其独立的审美价值,成为了中国山水画逐渐走向成熟的时代标志。
董其昌说过:“凡大家神品,必于皴法有奇。”
 
马培童独创的“双焦皴”法,就是在传统焦墨中点焦彩,使之相互交融,形成新的焦彩效果。在短促、干涩的点线组合中,焦墨与焦彩互相渗透与融合,使几千年不变的中国焦墨画从黑白变身为彩色,形成了以浓、重、墨、彩为主导的马培童独树一帜的焦墨画领域中的“双焦皴”风格。
 
马培童“双焦皴”焦墨山水画,既有王蒙“密体山水”的繁线密点和清幽深远,也有张仃焦墨山水的风华俊朗和忘情无俗。更赋予传统焦墨画具有了现代时尚的审美情趣和感染力丰富的视觉效果,开创出了传统文化创新的一个新的艺术美学领域。
 
 
马培童独创的“双焦皴”焦墨画,骨法用笔,功力扎实。马培童用丰富的绘画语言,将乾坤万象注入到大山大水的创作之中,浑厚而温润,恢宏而灵趣。既保持了中国传统焦墨画的纯正性与独特性,又突破了传统焦墨画色调单一的局限,千变万化的笔墨间是咫尺天涯的壮阔,是虚无恬淡的修为,是澹然无极的气度,是难能可贵的不刻意、不奉承、不媚俗。
当代著名美术教育家、著名山水画大家程大利先生评价马培童:“我不由自主地为马培童先生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所打动而叹服。他沉潜了近十几年,用富有诗性的眼光和胸怀反思社会、体味人生、观照自然,营造出了一个宁静、美好、光明的艺术新天地。这里充盈着一股人道的激情,温暖着一缕人性的光辉,蕴含着一层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还有一种兼收并蓄、入古求新的气度和气魄。”
 
 
 
画家把一幅画画的好看已经很不容易,如果具有一些个人风格就更不容易了,还能与时代接轨,在传承经典的古意中开拓出新的艺术亮点出来,真是难上加难。
 
焦墨焦彩完美和谐的相互依附、融会贯通,由此形成了一种独具风格的“双焦皴”法,是马培童对中国画创新做出的重要贡献,已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受到了市场和藏家的热捧。作品被法国、英国、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内外博物馆、艺术馆、图书馆等单位和个人收藏。